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红薯的故事

2018-09-15 10:15:36

明天就是元旦了,一年又一年不知不觉间新的一年已悄然来临,仿佛有些快,快得都来不及去开门迎接。开完会做了一下年终总结看来今天能回去早些,看了一眼手表还差半个小时17点整。同事们彼此打着招呼问候新年快乐,纷纷离开办公室启程回家准备享受这个短暂的假期。我也匆匆地收拾了一下桌上的东西,离开公司踏上回家的路。

走出公司,一片片雪花从天而降这让我有些喜出望外,雪花很小但确实是雪花不是那种小结晶。像这样的城市是很少下雪的,从我上学到毕业这几年就再没见过像家乡那般鹅毛大雪,就连今天下得这么小的小雪我觉得都是奢求了。反正时间还早,我决定不去挤公交徒步走回去也就半小时的路程,权当锻炼身体了。更重要的是我已记不清上次有雪陪伴着走路是什么时候,好像已好久好久。拿出手机给还未下班的妻子发了条短信“天冷 注意保暖”,我并没有加快脚步反而是刻意的有所减慢,此刻我挺享受这久违的雪中漫步,很快妻子回了短信“嗯嗯 谢谢老公 回家等我哦 O(∩_∩)O”。

走在回家的路上,也许是太久没见到雪了吧,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让我不禁有一种想穿越回到过去的冲动。那时候家乡每年都会下几场大学,那雪花真有鹅毛般那么大,纷纷扬扬从天而降就像有人是从天上洒下来一样,很壮观很漂亮。那时候的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也感觉不到有多冷,全然不听母亲的制止反而是和小伙伴们一起在雪中玩耍嬉戏,不知疲倦奔跑跳跃。不一会地上就能铺一层雪,伙伴们就时而堆雪人时而拿着雪球互相追打,欢声笑语随雪花飘在空中,那时候就是被一个大雪球打到摔倒了也感觉不到有多痛,反而是爬起来接着拿起雪球反击乐此不疲。我们会堆好多个雪人,滚好多个雪球,看谁堆得雪人漂亮滚得雪球大,伙伴们会从家拿胡萝卜给雪人当鼻子,到最后有的直接把自己帽子给雪人戴上,尽管回家肯定会被母亲臭骂一顿此刻早已抛到九霄云外了,有的雪球滚到都比自己还要高了,到最后不得不好几个伙伴一起去推直到再也动不了为之。等天渐渐变黑,伙伴们一个个得被母亲喊回家,纷纷都显得那么不情愿那么依依不舍,在路上时而还能听到母亲的几句抱怨,可在我们心底依旧是欢笑着依旧是快乐得虽然只是偷偷地乐,偶尔还会顽皮地冲母亲做个鬼脸然后一个加速跑回家。

那时候大人们也早已停下手中的活,纷纷在家过冬迎新年,有时候大人们会聚在一块打打牌,一坐就是一天。这时候主家就会在自家炉子上烤上很多地瓜,请客人们吃,地瓜都是在自家地里种的肥料自然也是农家肥,地瓜在炉子上烤着烤着就会冒出“嗤 嗤 嗤 ···”的流油声,那时候的地瓜烤出来特别香特别好吃。玩疯的我们回到家,看着炉子上早已烤好的地瓜,口水早已漫上嘴边,甚至有时候都来不及去剥皮,看着那金灿灿的瓤早已俩口并一口的狼吞虎咽起来,这时旁边的母亲着急地喊“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自己哪还顾得上只是照吃不误,有时吃着吃着对着旁边的父亲母亲咯咯地笑出声来。

想着想着口水竟亲不自禁地流了出来,这一刻突然好怀念家乡那诱人的红薯,尽管家里也有母亲从老家带过来的红薯,但现如今哪有地方也没有时间去烤出家乡的味道。那一丝味道好像只留在记忆里去品尝,抬头望了望天空小雪还在继续,我悄然间也走到了小区门口。此时我看到,小区门口那个推着烤箱卖红薯的老大爷正手揣手地揣在袖里俩脚跺着地在那叫卖,声音比以往要大点,可买的人却寥寥无几,可能是现如今的城市人早已忘掉了那一丝味道,就连我也很少走过去买块尝尝。此时的我当看到烟夹杂着热气从烤箱里一股股冒出,更加思念那般味道了,我走上前去跟老大爷说:“大爷,来给我拿俩块大点的,谢谢了。”

大爷伸出手,停下那跺着的双脚,大爷有六十岁上下的年纪,显得有些苍老,皱纹已布满饱经苍霜的脸,以前没怎么在意这个老大爷,穿的也稍微有那么点不整洁一看就是位地地道道的农民。大爷用他那黑乎乎的手给我选了俩块大的给我装到袋里,拿起他那杆手杆秤给称了称并一边说着:“这俩块够大,烤的也好,别看我这手杆秤可比那些个电子称准多喽。”说完笑着把地瓜递给我,我付了钱拿着地瓜匆匆上了楼。

回到家我拿起一块,剥开吃了起来,颜色明显没有记忆里那般金黄,味道也没有家乡的那丝味儿,不过很甜还是不错的能得个80分吧。不一会妻子也下班回来,看到桌上的地瓜“嘿,烤地瓜,好久没吃了,老公你怎么突然想起买这个呢?”妻子惊奇地问。

“触景生情,知道你想吃了呗,看就买了一个还给你留着,哈哈”我笑着答道。

估计是妻子早已看到垃圾桶里的红薯皮,指着垃圾桶说:“还敢骗我,明明自己早已偷吃了一块,罚你今晚做饭全是你的,呼呼。”

“好吧,好吧,不罚也是我的。”我吐着舌头冲妻子做了个鬼脸。

吃饭间,妻子也回忆起她们那时冬天的乐趣,彼此都对那时的回忆感到无比珍惜。饭后我如实的上缴这个月的工资,数着数着突然发现少了一百块钱,翻遍口袋也没找到。妻子提醒道:“会不会掉路上了吖?就当捐希望工程了吧。”我回想着我这一路走来,想着想着:“可能是在我买地瓜付钱时一不小心掏出来了,我看那个老大爷也不容易也别问他了,再说也不一定人家捡到说不定是路人呢,权当做回慈善。”

“嗯嗯,同意同意,老公你真棒,这俩张算是赏给你的,今天表现不错,做了这么一桌我喜欢吃的菜。”妻子答道。收起钱我们相视一笑。

第二天,当我和妻子从外面玩了一天归来时,走到小区门口,突然听到一声喊声:“嗨,小伙子停一停······”我回头一看,是昨天那个老大爷。老大爷跑到跟前还没等我开口说话就说:“小伙子,我都等你一下午了,为了等你我一早就过来了,昨天是你在我那买的红薯不?是不是少了张票子啊?你走得急等我发现了你连人影都没了”老人一脸的朴实,我和妻子有点受宠若惊反应迟钝,没想到这个钱还能回来,我刚要开口说,老人就把钱往我手里塞。当时我心里真的是没想到挺感激之情不胜言表,这一百元钱可能是这个老人在这卖几天才能挣到的,我其实想说这个钱不是我的,欲言又止,这么一位农民可能会接受这种无功不受禄吗?我看了看旁边一脸惊讶的妻子,然后对视一笑,我追上那位大爷:“

大爷谢谢你了,这个钱是我的,我真没想到它能回来,您看这样行吗?我把这一百元钱放这,我下了班就从您这那俩块红薯,直到拿完这一百块钱的为止,怎么样,成嘛?”

老人有些犹豫,“你就不怕我跑喽”老人疑惑地说。

“不怕,不怕,哈哈”我和妻子一块笑着说。

“好吧,那就照你说的,哈哈”老人也笑着回应道。

“这炉刚烤出来,我再给你们挑俩个大的你们趁热吃”老人走到炉边。

我和妻子拿着老人递过来的地瓜,一边走就一边吃了起来,这一次味道和家乡的味道无比接近······

精密点焊机
不锈钢电水壶图片
盛世天城60-90㎡户型图-宁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