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养生

龙麒源 第十七章 束手就擒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养生

龙麒源 第十七章 束手就擒休斯开口说起伤心事.其他人马上被勾起难过的往事.他们的家族本身处于风雨飘摇中.充满忧患意识.家族中缺少应有的

龙麒源 第十七章 束手就擒

休斯开口说起伤心事.其他人马上被勾起难过的往事.他们的家族本身处于风雨飘摇中.充满忧患意识.家族中缺少应有的亲情.

他们一个个的天赋还算不错.但在家族中不是最突出的.即便努力修炼.也总是受到打压.此次能够参选.是难得的表现机会.失败意味着继续在家族中沉沦.

风洛选中他们.可以说是最后的机会.在一定程度上.他们的命运与风洛产生了联系.

如果风洛能够胜出.娶到公主.他们的表现也会被人看到.说不定能够得到一官半职.也算对家族做出來贡献.

几乎是每个人轮流着來.说完一件事.马上另一个人接着说.小到修炼不合格.沒饭吃.大到被人打断腿.躺了三个月.

每个人都有不愿提起的伤心事.尤其面对熟悉的人.总是深深地埋在心里.表面上装作很开心.继续努力修炼.反而在同病相怜的陌生人面前.一切防御失效.

在酒精的作用下.他们完全放开怀.大口喝着.压抑在心中的不快.全部发泄出來.旁边的人用怪异的眼神看他们.也丝毫不在意.

“你们吵什么.在这样的酒店.大声喧哗.粗俗.”突然有个声音打断了他们.

在一名穿着华丽蟒袍的中年人带领下.一群人簇拥而下.说话的人.是走在中年人前面开路的随从.很明显.他觉得风洛等人大声谈话.打搅了他们的兴致.

“你他娘的说谁呢.”芬克本來脾气就大.加上喝了酒.顿时爆发了.他拍着桌子站起來.就要冲过去.

风洛急忙拉住他.按在凳子上不松手.那位蟒袍中年人.他见过.正是负责预选的国王的弟弟.拉米尔公爵.

人争一口气是有道理的.但为此付出太大的代价却不值了.作为国王的弟弟.受到猜忌是难免的.手里权势有限.恐怕还不如普通的侯爵.但对付他们几人.却是绰绰有余.

“公爵请恕罪.我兄弟不知道是您.您大人有大量.饶恕我们的粗鲁.”风洛急忙道歉.并拿起碗里的酒赔罪.拉米尔公爵素來有贤德美名.胸襟广阔.十分谦虚低调.

风洛喝完.见对方还是看着不说话.便叫一起的四个人都赔罪.形势所逼.不得不弯腰.休斯等人见机快.早就往嘴巴里灌酒.

可芬克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依然坐在那里不动.风洛连拉他两次.就是吭声.沒办法.风洛挡在他前面.希望对方能够忽视他.

可惜.事情往往和希望的相反.拉米尔公爵撇撇嘴.正要转身离去.突然进來一伙人.

“公爵大人.是这伙人惹恼您了.可千万不能放纵他们.必须严惩.”华奈进來后.便看清了形势.立即火上浇油.

拉米尔公爵正要说话.旁边的随从马上跟着说:“是啊.公爵.可不能这样算了.您代表了王室颜面.必须严惩.”

此时.有人凑到拉米尔公爵耳边说了两句.他连连点头.低声吩咐了几句.拉米尔公爵转身离去.

别人给拉米尔出的主意是引华奈和风洛等人争斗.即便事情闹大.也可推说是因为公主的事情而争风吃醋.国王陛下看中的两个青年才俊争斗.注意力定会被吸引.

华奈刚投靠过來.刚好可以试试忠心和能力.

拉米尔离开的时候.除了华奈留下.还派了两个脉展修为的随从.有那两人的加入.华奈等人不说能全部拿下风洛一伙人.至少可以战胜.

“是个带蛋的男人.就出來比试比试.”华奈抛下一句话.便转身离去.出于某种原因.华奈两天前攀附上了拉米尔公爵.现在刚好可以表现一番.立刻摩拳擦掌.

但这家酒楼的背景深厚.是数家商会联合出钱.连国王陛下來了.都不敢太过放肆.他们几人如果在酒楼里打斗.损坏东西.即便有道理.也会受到严惩.

风洛沒有接华奈的话头.甚至拦住其他想要出去的人.坐下继续喝酒.

“疯狗乱咬.难道咱们也得反咬回來.”风洛说道.

有人点头.有人沉默不语.但芬克却默不作声地冲出去.要跟华奈等人拼命.

风洛发现时.已经出了酒楼大门.拉不回來了.他叹了口气.低声说:“走.可别让芬克吃亏.”立刻起身.冲在了最前面.

风洛的举动.令大家心里一暖.他先前以为忍让.让大家心里憋着火.留下了芥蒂

.现在他们明白了.风洛不想让同伴受到伤害.

现在.同伴受到伤害已经难以避免.风洛却沒有退让.华奈敢如此嚣张.肯定有把握.躲在酒楼里.可以暂时保证安全.出去之后.就很难说了

休斯等人顿时热血沸腾.跳起來说:“走.跟着风洛老大.跟他们拼了.”

既然是群殴打架.就不必讲究什么规矩.风洛出去之后.看到芬克正要陷入包围圈.便甩出两个卷轴.今天刚刚花钱买的.还沒捂热乎.就给使用了.

华奈带着自己挑选的队友.还有两名随从.加上拉米尔公爵派的人.人数上就多出四人.整体修为上.也占据优势.想要获胜.唯一的办法是速战速决.

对方沒有想到风洛会这么舍得下本钱.只是一场普通的斗殴啊.至于吗.按照华奈等人的想法.狠揍一下风洛.出出气就可以了.

风洛立刻找上了华奈.他是领头人.击败他.事情就可以结束了.

华奈不是能够轻易被击败的人.被风洛的卷轴攻击得很狼狈.幸好有两名随从忠心相伴.替他挡去了主要攻击.其中人喷着鲜血摔出去.瞬间失去了战斗力.

回过神來.华奈也回敬了一个卷轴.反正身边多的是.可不能比对方小气.

华奈的路数很稳重.与他轻佻的性格完全不一样.风洛急于攻击.虽然将他连连击退.却难以马上获胜.

风洛只好加紧攻击.将八臂神拳发挥到了极致.不仅手臂能够攻击.双腿的关节也松动.像鞭子一样甩出去.

有好几次.他都要施展透心凉和刹那介子.那样的话.出來认命.事情会完全不可挽回.

同伴们也纷纷跑出來.跟风洛并肩作战.可惜.修为有差距.沒有几下.就处于下风了.风洛看到.心里着急.却沒办法出手解救.

华奈的心智.远超普通人.他也看清了形势.使出全力.缠住风洛.只要其他人被收拾掉.风洛独自一人就沒那么可怕了.

将风洛击败后.打成内伤.影响了修炼.很快会慢慢变衰弱.华奈得意地想着.此次最大的敌手会败在自己手上.一招一式.章法更加严密.只求不败.

风洛等人出來实力上的差距.还有状态不好.对方全部是清醒的.风洛等人却喝得醉醺醺.差距可想而知.

芬克拼命反击.却很快被击中肩膀.还沒等他回身.对方三个人围上來.于是.芬克被擒住.

其他人看到芬克被抓.心中慌乱.抵挡得越來越糟糕.不一会儿.另外三个人也被击败.休斯能够坚持这么久.简直是奇迹.

“老老实实地束手就擒.我可以让你少挨点揍.”华奈得意地说.

风洛不说话.拼命攻击.华奈肩膀和腹部连连受到攻击.往后疾飞.马上有人接住了华奈.还有人从风洛背后冲上來.似乎要致风洛于死地.

“看看你的队友.再不投降.我就先杀一个.”恼羞成怒的华奈.大声威胁风洛.他一只脚.踩在了背上.

风洛叹了口气.只好暂停脉气运转.他是国王指定过的人.料想对方也不敢太过分.他膝关节突然剧痛.原來是背后的人踢在膝弯处.

华奈咳嗽了两声.伸手掐住了风洛的脖子.说:“我要不要杀了你呢.国王陛下怪罪下來.顶多什么都不封赏了.”

风洛怒目圆睁.突然嘴角浮现笑容.对方恐吓的把戏.他可不觉得有什么可怕.

“你以为我不敢吗.呵呵.我确实不敢杀你.但废掉你.还是沒有问題的.”华奈被风洛看得怒火中烧.可偏偏沒什么有效的办法.

华奈正要下重手.突然一匹马抛过來.马上的骑士控制技术很好.离风洛只有一丈远.马已经减速.并人立而起.

“出了点状况.你们快点赶回去.”骑士通报了公爵的意思.

能够抓到风洛.实属不易.华奈不愿就此罢手.可要好好折磨一番.又沒有时间.

华奈从储物器里取出几条坚韧的绳子.将他们一一绑上.距离最后的考核开始.还有一天多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折磨一番.再送出去.

事先带來的马车.被华奈招过來.风洛等人被扛起來.塞进马车了.而其他人.走在外面.风洛对其余四人眨眨眼睛.努努嘴.示意他们看周围.

这辆马车装饰华丽.可能是莫米尔公爵乘坐的马车.现在.却便宜了他们.

“嗯.不对……”风洛从车内装饰中.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