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养生

穿越1862 章 汉中硝烟

2019年10月06日 栏目:养生

穿越1862 章 汉中硝烟楔子同治元年春,太平军扶王陈得才部联合捻军进入陕西,关中各地战乱涌起!与此同时,四川李蓝起义军一

穿越1862 章 汉中硝烟

楔子

同治元年春,太平军扶王陈得才部联合捻军进入陕西,关中各地战乱涌起!

与此同时,四川李蓝起义军一部,蓝朝柱、周绍涌等进入陕南区域,汉中镇总兵布克坦不能抵。四月,起义军围攻汉中府城,兵火燃烧西乡、石泉、汉阴、镇安等地。陕西爆乱发生后,蓝周军队趁势猛攻清军,五月,攻陷西乡县,六月,洋县沦陷,陕西布政使毛震寿,汉中总兵陈天柱大败。蓝朝柱兵力强,被各部起义军公推为首领,自称“汉显王”,镌刻“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玉玺。

“天下虽大,我等却已退无可退。后面就是县城,就是乡梓故里,就是我们的家,我们的妻儿老小――”

城固县城东北三十余里地,柳林镇的砖墙上,一个年轻魁梧,体魄健壮的后生,操着一口汉中的土话,对墙头下二三百个气虚惶恐

,惊弓之鸟一样的落败民勇大吼着。

“你们想让城固跟洋县、西乡一样被乱贼占领乡里,任由他们在我们头顶作威作福吗?想让自己的祖宗在九泉之下不得安宁,家祠毁尽,被卷去当匪贼吗?

想的,就从后门滚出去。以后别说自己是城固的爷们,俺城固没这样的孬种。不想的,就给我站直了,领头的带好自己兄弟,编整统计,随后听我遣令。”

“都好好想想家里的父老乡亲,爹娘妻小。一个个都是带把爷们,怎么就怕了那群龟、孙王、八蛋的龟儿――”

砖墙的内里,几十道神情复杂的目光,一样在注视着那道身影。

与外头的二三百人不一样,这几十人固然也很形象狼狈,但衣着、气色明显高出外头人众不止一个档次。被簇拥在中间的七八个人,浑身劲装都是上好丝绸制成,他们是城固民团的高层。拥着他们的几十条彪壮大汉,身材高大,浑身上下还在散发着恶战罢尚没散去的斗狠杀气。

“世叔!咱真要把外头的几百号人都丢给刘暹那小儿啊?那可都是咱们花钱费粮养出来的啊!”

王昆阳真的不适合身上穿的这一套束袖劲装,没有一点英气显露,长着一张小白脸的他还是适合穿着长袍马褂,捧着诗书摇头晃脑的去读四书五经。

自诩为读书人,以自己的秀才身份自得的王昆阳,真心是分外看不起落魄户出身,刀客里讨活儿的刘暹。

时局败乱,自己堂堂大户子弟,竟与之为伍!

邓玉章就是王昆阳口中的世叔,城固民团总团练,武举人,家有千亩良田,万两银财,是整个县境都屈指可数的大佬人物之一。

“昆阳贤侄,愿赌服输。咱们既是败了,台子就要让出来给人。”

站的位置不一样,眼光就不一样。邓玉章的高度强过王昆阳不是一头两头,他才不会看不起刘暹。

好勇斗狠,他邓玉章也是舞刀弄枪之辈。中武举后,没入绿营混迹也一样在陕南道上熬炼过。刀客!邓玉章见得多了。

非常时,行非常事。眼下刀客用途,比书本强。

“昆阳兄,现在非小处计较之时。李蓝乱贼势大,府城都已经被他们围了。真若是让他们杀进了城固,我等之家的损失可不是几百团练的钱粮所能比的。”

“就是。丹阳兄所言不错,现今惟保住柳林镇为要务。”

“悔不听刘暹所言,以至有铺镇之败……”

城固民团人口二千好几百,刘暹所带领的一部仅仅是二百人左右,却一直能‘独立自主’,究其原因,除了民团总练邓玉章没有打击逼压外,因由就是民团内山头林立,除了尊邓玉章的威望外,谁也不服谁。

王昆阳、李丹阳、孟熙春等,一个人身后就是一个城固境内响当当的家族豪强,就是一个山头派系!

当然,刘暹一伙人较为彪悍的武力,也是自身的一大保障。

“哼,我们一千多人在铺镇一心一意抗敌也挡不住乱贼的拼杀,刘暹只二百人,你还真拿他当了不起的人物了?”至于墙外的二三百败乱民团,则直接给王昆阳无视了。

铺镇到柳林镇二三十里的路,从中午到下午,一路逃来,不要说是底层的团丁民壮,就是他们这些上层,也没了一点战心战意,满心惶惶。

二三百败兵就算是给刘暹把话圈住,鼓荡起一点血勇,在数千乱贼杀到的时候,也会立刻化为乌有的!

惊弓之鸟,就是如此。不回到完全之地好好修养一阵,绝地派不上用场。

兵败如山倒,神仙也救不了。王昆阳才不信刘暹有那力挽狂澜的能力呢。

“各家各族要保住资财,以我之见,还是紧早返回本家,召集家丁民勇,固守待敌。如心不济,也可趁着这段时间,早早迁居县城。”

王家几十个残兵败将王昆阳看是要不回来了。也罢,就算是给刘暹做垫背的财资好处费了。

王昆阳不准备再在柳林镇待下去了,他要立刻回家报信去!城固真要有一场大难了。

********

“五哥,王昆阳走了。一群人走了七七八八,饭食都不成用。”

“剩下的都有谁?”

“邓二爷和李丹阳。”

放下手中水碗,刘暹笑了。都走了好啊,外头的三百民丁就是自己的了!“够聪明!走,咱们陪二爷喝酒去!”

“刘卓!带弟兄把外头的场子看好,谁敢跑了,照狠得给我打。”

有邓玉章和李丹阳在,说明一切‘已经’敲定,还是照着自己盼望的路子应准的。

“二爷,李公子……”

“刘暹,坐下来,咱们说说话。”

十碗八盘一桌酒席,菜已摆好,邓玉章、李丹阳更已经就坐。这处屋子里除了他们三再没有旁人。两人还剩的弟兄是在外头,分作两席,正由着刘暹的亲信陪着。

“这些人就是你的好处费!”

没什么好说的,大家都是明白人。

略带些酒气的刘暹,两三刻钟后在镇子东送别了邓玉章和李丹阳。刘暹与邓李桌面上谈话,总结来就是三点:

一、败兵就是好处费!

二、乱贼凶悍,事若不济,刘暹可领残部退入邓家楼、李集镇。

对的,拉拢刘暹的人,除了邓玉章,还有那留下来的李丹阳。

三、如果,是说如果,刘暹能在柳林镇顶住杀到的李蓝匪军,钱粮物资包括火药器械,城固各家族豪强,包括县衙在内,会一波接一波的源源送到。必要时候援兵也会来!

不过,邓李二人语气发飘,明显的不信任刘暹能顶下即将到来之敌的厮杀。

“娘的,小瞧人是!”

“这是以为咱跟他们一样废材啊?”

“也他娘的不看看这些天爷们忙的是什么!药子、药铳,可不是他们的破刀烂枪能比的。”

……

“柳林镇也不是铺镇。这里比铺镇繁华多了,一丈多高的砖墙,两层的过街楼子,配上五哥准备下的药子,真要顶不住,白瞎了咱七尺高的个子!”

……

没人愿意自己被小瞧,邓玉章、李丹阳离开后,刘暹的左右弟兄,顿时是不忿叫嚷来!

“这话都先别白话的,等以后见了真章再说。”刘暹没有压制兄弟几个的不服。

只看着邓李一行人慢慢缩小的身影,双眼眯了一眯,旋即睁开来,面色淡淡然。

可不是大敌当头故作出的岿然不动,乃是一种自心底里散发来的蔑视,彻底底**裸的蔑视!

“五哥,一共纳了247人。再有三十一个软蛋装孙子溜走,被教导队堵在侧门,一个不剩全拿下。”刘暹开头说是领头的,可实际上团练中的大小头领那是各家的骨干,都已经‘各回各家’,这小三百的败兵是真正的一盘散沙,内里没有几个可服众兼有声望的。

“教导队扩编,每人一什。三十一个软蛋编入苦力营,交由辎重队管教遣用。”

走到驿站前门楼空地,刘暹就看到黑压压一群人正在那蹲着。一旁有两个派饭点,十几个教导队成员和一中队丁勇提刀拎枪的散布四周。

饭点饭食已经发派完毕,早拿到饭食的民勇也都已经吃好,怵怵缩缩坐顿地上,两眼中尽是对自己命运的彷徨。

从中午战败,一路奔到到柳林镇,这群人累惨了。看到这时刘暹一伙人来到前,却又个个挣扎着立起身子,脸上全部堆起讨好的笑。就是那些饭食没吃完的民勇,也慌张的站起身,不管自己嘴里是不是还塞着馒头。就如刘暹想的,也如王昆阳说的那样,‘鸡血’时间一过,这群败兵就会恢复到原先的颓废模样,难堪一用!

落胆丧气的人,果然不是一时半会儿就可以恢复的。

刘暹从人群前走过,目光如剑,一道道与他两眼接过的目光,就像猝然触碰了炙铁一般。触目之下,人人俯首。

前半句对教导队队长刘卓说,后半句对队伍里的文化人――落地秀才范德榜说的。

刘卓范德榜腰身一挺:“领命!”

重庆治宫颈炎病医院
哈尔滨哪间医院早泄好
南京二医院妇科专家
汕头哪些医院治女性不孕不育医院好
郑州性病专业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