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辅法魔行 第080章 入口

2019年12月05日 栏目:娱乐

辅法魔行 第080章 入口罗小虎摸着毛球的大脑袋,发现这货现在的毛比以前顺滑了很多,似乎是也漂亮了不少,当然了罗小虎为在意的是这货自

辅法魔行 第080章 入口

罗小虎摸着毛球的大脑袋,发现这货现在的毛比以前顺滑了很多,似乎是也漂亮了不少,当然了罗小虎为在意的是这货自学了一门本事。

“你终于可以为社会做些贡献了!”罗小虎感叹的说道。

当然了,罗小虎话中所指的社会就是他自己,至于毛球能不能扶老太太过马路,抓个犯罪份子啥的,罗小虎才不在意这些东西呢。

着着毛球眯起了眼,一脸享受的样子,心情特好的罗小虎直接伸出了手替这货挠了一下下巴,然后说道:“来,给我再表演一个,把你的本事给我露一下!”

说完罗小虎伸手指着地上的一块石头:“来!就对着它亮一下你的新招!”。

谁知道毛球这货一点儿面子都不给这个主人,冲着罗小虎瞅了一眼之后,夹着尾巴直接趴了下来,一副二百五的样子,打了个哈欠又把自己的脑袋藏到了尾巴底下。

“没出息的东西!”罗小虎傻愣愣的看着这货鸟样子,顿时一股怒气从心头蹿了起来,抬脚踹了这货一脚,骂了一句。

噗!

毛球吃痛的立刻站了起来,在罗小虎的脚边放了一个好大的响屁,然后哧溜一声溜到了一边,转头望着罗小虎自己还后退了三步。

瞬间罗小虎的脸就绿了,捂着息子边扇边跑:“我靠,你就不能吃点儿菜,放的屁这么臭!”。

罗小虎实在是受不了毛球排出了‘毒气’,站在洞口才放开了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外面新鲜的空气。

正在这个时候,煤气包己经从外面奔了回来,手里还牵着一个东西,等到了洞口之后,罗小虎才看清楚,煤气包的手中拖着的是一头暴犀!罗小虎进来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不过并没有和它暴发过冲突。

暴犀这东西是介于五六级之间的魔兽,别看这东之层级不高,不过脾气却是挺大的,而且性格上也有点儿天不怕地不怕的,说明白一点儿就是魔兽中的纯种二百五,惹火了之后连九头沼泽龙都敢硬上的家伙。

不过现在这种犀可没有平常时候的样子了,短小的脖子上被栓上了一根手臂弊的藤蔓,被煤气包拖在地上,像是一条刚剥了皮的死狗,哪还有一点儿罗小虎当时看到它时候的威风。

拖着暴犀一路奔到了洞口,煤气包把手中栓着暴犀藤子给扔在了地上。

“这什么味道!”煤气包一进了洞口立刻闻到了一股臭味。

只是煤气包并不知道这是毛球放的屁,而罗小虎知道是知道,但是看煤气包伸着鼻子在空气中嗅了一下,觉得挺有意思的,并没有提醒。

看着这货连着嗅了几下,罗小虎才说道:“毛球放的屁!”

“为什么不早说?”煤气包有点儿微恼。

罗小虎笑道:“看你闻的这么开心没好意思提醒你!”。

煤气包立马脸色变了看样子要暴走,瞪着罗小虎一副要吃人的样子!不过看到罗小虎一脸的不介意,煤气包立刻向着洞口外走,一边走一边还嘟囔着:“让我闻屁,那就靠两条腿去找财宝吧!”。

罗小虎一听觉得这货的双商直接上涨的厉害了啊,知道拿这事威胁自己了,于是立刻说道:“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毛球这家伙直接在我的脚边放的,那时候味道更浓,我差点儿都闻的吐了”。

“真的更浓?”煤气包一听立马停住了脚步,一脸询问的看着罗小虎。

看到罗小虎点了点头,于是说道:“那我就好受多了!”

罗小虎闻言说道:“这又不是喝汤,闻个屁还要把浓淡分的这么清楚,你算是古往今天人了。不对!是巨龙!”。

煤气包的话让罗小虎顿时生出一种哭笑不得的感受。

“这玩意儿怎么搞?”罗小虎伸手指了指外面躺在地方装死的暴犀,说话的功夫这东西还没有从地方爬起来呢,若不是看到暴犀的鼻孔在地上时不时的吹气一滩微型沙尘暴,罗小虎真以为这东西死了。

“去把那个东西栓起来,到时候挂在它身上,等会儿让它拖。这点小事情你都不能干?简直就是个吃白食的小白脸”煤气包说完冲着罗小虎还吐了口水。

罗小虎现在有点儿恨自己,为什么要给这小东西讲故事的时候还要加上自己线评论,现在像是吃白食、小白脸之类的,全都是自己亲口教的。

看着煤气包跑过去对于毛球又摸又夸,夸的自然是毛球放屁在罗小虎的脚边放,很正确。

罗小虎装作听不到,自己动手把煤气包弄出来的大盾栓到了暴犀的身上。

这东西其实比罗小虎想的要简单,这面墙盾有个蹽望孔,正好在盾边沿,长方形的一道开口,可以把藤蔓穿过去,然后扎紧扎实就可了。

“行了!”罗小虎做好之后试着拉了几次,发现藤蔓一点儿问题都没有这才对着洞里玩闹的一龙一狗大声的喊道。

煤气包大喊了一声:“出发!”然后就去伸手抱了几件皮草。

罗小虎看到不由的问道:“你抱它们干什么?”。

煤气包听了想了一下也自言自语的说道:“对啊,我抱它们干什么?我又用不到!”。

一边说着这家伙一边把皮草又放了回去。

走回到了洞前,煤气包伸出脚在暴犀的屁股上踢了一脚:“别装死,给我起来拉车!”。

煤气包的这一脚可不轻,直接把暴犀踢的平移了差不多二十公分,可见煤气包的万气有多大。这把子力气放到人的身上是不得了,但是放到一条巨龙身上就不算什么啦。

暴犀一听跟个小猫似的,老实的翻身起来拉车。

罗小虎自觉的坐到了大盾上,现在大墙盾成了一个简易的草橇,暴犀成了拉橇的,煤气包则是在旁边准备赶着暴犀,毛球这货自然是跟在橇后。

原本罗小虎以为自己是舒服的,不过奔了两百米不到罗小虎就有点儿受不了啦。首先说明这不是路的原因,或者说主要不是道路的原因,而是这暴犀跑起来太惊险了。

暴犀这东西走的根本就不是路,这货完全是有路不走,非要自己开路的典型,而且还不太会转弯,有个树你绕一下多好啊,暴犀这东西直接撞上去,而且一下子碗口粗细的树,直接就能被撞断喽!

撞树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得连根撞啊,留这么一截子在地上,罗小虎就得必须伸出脚来,防止屁股下的盾撞到这小半截的树桩子。想想看在这样的速度下去踩树桩子,那是什么样的受,别说这么多下了,一下脚就又酸又疼的。

这样草橇坐的还不如走路舒服呢。

“不行了,我要下来,再下去受不了!”罗小虎坐在墙盾上连声对着旁边甩着两大膀子,跑的正开心的煤气包说道。

煤气包一看罗小虎的脸都有点儿发白了,顿时那是心花怒发啊,想治罗小虎很久了,这么好的机会,他要是能让暴犀停住,那他才是大白痴呢。

“快点!快点!”

不光没有叫暴犀停下,煤气方这货还让暴犀的速度更快了一点儿。

这下可好了,原本罗小虎是可以坐着,现在连坐也不可以了,这要是一坐下去,颠的罗小虎尾椎骨都疼,到不到的了地方罗小虎不知道,停下来自己的屁股从此变成四瓣,罗小虎是很有把握的。

不能坐那怎么办?先跪着后蹲着然后又换成了趴着。

“我终于知道皮草是干什么的了!”罗小虎己经差点儿就口吐白沫了,心中对自己那叫一个恨啊,为什么煤气包拿皮草的时候自己就不多想想呢,为什么出声说不要皮草!

整个一路上,罗小虎的脑子里啥都没有想,就是净想着自己为什么不让煤气包拿皮草了。到了地方的时候,罗小虎己经没个人样了,身体卷跪在了墙盾上,嘴角都泛了白沫啦,差点儿硬化成了石雕。

歇了差不多大半个小时,罗小虎这才慢慢的恢复过来,就这神精还有点儿不正常呢。

回复过来的件事,罗小虎就是对着煤气竖起了一根大拇指:“你行的,可以的!”。

站在旁边挖着自己大鼻孔的煤气包哈哈直乐,虽说煤气包现在的表情萌萌哒,但是在罗小虎的眼中却是无比的可恶。

当罗小虎的目光转到了前方不远处的时候,顿表情就凝重了起来,因为前面的石柱就是纳泰罗宝藏的入口。

仅仅是站在了入口,罗小虎觉得自己都可以感觉到它的呼唤,无数次的YY,无数次的期盼,现在宝藏的入口近在眼前,罗小虎的心儿那叫一个荡漾啊,抱着近一根石柱摸来摸去的。

“摸个屁啊,快点儿开门找宝藏去”煤气包很粗鲁,看到罗小虎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一点儿也没有以前的单纯了,可见被人套上个咒是多么让人成长的一件事。

听了这话,罗小虎才回过了神来,看了一下几根石柱的方位,仔细想了一下谁先谁后的问题,然后站在了根石柱前面,开始念起了咒语。

“do-ka-ke,ta-ke-la,di-da-jie..

....”每读完一段记中的咒语,罗小虎就换到下一根石柱,计完的石柱就会发出幽蓝的魔法印记。

当每一根石柱都变成淡蓝的时候,旁边的地上顿时就陷出了一个漆黑的洞口,非常大,就像是一个矿洞的入口,里面黑忽忽的一片,一点儿光也看不到。

看着这个黑乎乎的入口,罗小虎突然想道:这玩意儿怎么像个血盆大口似的,纳泰罗这老东西不会也像号子里的老头一样玩我吧?如果这样的话那老子可就要死翘翘了!

覃塘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广西科技大学附属医院怎么样
贵州癫痫医院好的
济南中医癫痫病医院
昆明治妇科病那里医院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