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交出完整的自己

2018-08-08 19:02:36

交出完整的自己  于我来讲,写作是个向内探求的过程,这是自然发生的。在我喜欢上诗歌写作时,就决定了这种倾向。从早爱读小说,因为它的故事性让我看到丰富的人生,丰富的世界;后来喜欢诗歌,因为它的情绪化,和内心审视的直接。从中学时篇自认为的小说习作到今天,大约过去了三十年,这三十年我始终没有写作小说的练习,但是这个心结一直存在,直到去年,我不再压抑它,我想挑战一下自己。写诗多年,读得多的还是小说,但是落到文字表达上,对完成较长的文字往往有一种急切,而不够从容。这期间,我也始终没有以诗歌的形式,去完成一个整体的连贯的抒情或叙事,我想,小说的形式,非常适合把我的胡思乱想呈现出来,因为有些想法、有些故事,是我不习惯以诗歌方式表现的,但是却长时期折腾在脑子里,不得消停。同时,诗歌表现的碎片化,催促我通过文字呈现完整的自己,只有这样内心才能得到某种程度的释放。

去年初冬,我回乡参加一个侄子的婚礼,婚礼在农家小院子举办,既有婚纱、鲜花,也有红酒、红地毯,同时也有大酒大肉的宴席,和穿着质朴的乡亲。我站在一帮老乡中间,用跟他们玩了一次自拍。拍出来后,我被震撼了,我想到了电影《白鹿原》中片尾那场秦腔的演出,和西安那成排的兵马俑。站在我身后的,有一个木匠,我父母的两口棺材都是他打制的,也都是他,用斧头钉死的木钉;有一个憨头憨脑的叫铁头的,买过两个媳妇都跑了,给他留下一儿一女,却都不是他亲生的;有曾经年轻的退伍兵,很帅的一个哥哥;有每年春天都在村边开出一片土地,搭一个简易的塑料棚,育秧苗的叔叔,他的深蓝色棉袄不知道穿了多少个冬天,而圆脸上一直具有典型的眉开眼笑,几乎成佛了;有曾经当过民兵排长,腰背挺直的浓眉大眼的嫂子,如今矮小得几乎只有我的一半高,她围着蓝围巾跟我说话,腰弯得抬不起头。那时恰好有阳光,他们的面容都是古铜色的排涝泵
,而我站在她们当中,小时候的黑小子,如今面孔臃惰,苍白,我虽然也和他们一样面带喜悦,但是他们的沧桑却仍然充满原初的生命力。这让我心情复杂,几乎同时产生了雕塑他们的冲动。

然而,我虽然在农村长大,对农村的事物却有一种疏离感,因为少年时期的内向,青年时期离乡求学,后来落户小城,对真正的农村生活,有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一小时内可以开车到老家,一小时内,又可以坐进城里的小餐馆彩印纸盒
,往往是蜻蜓点水般的接近和离开。这让我审视农村的视角跟一些现实主义作家不同,我想寻找和表现那些既严肃又有趣的成分,并放大和变形,有时候,我想到一个有趣的场景,或虚拟一个人物做出怪诞或荒唐的行为,自己也会发笑。因此,我想虚构一个乌鸦镇,它同时又具有现实的意义,是现实的乡村与城镇,又是个离地三尺的地方,与现实世界存在着错位,它不是理想的乌托邦,也不是黑暗国度,它是一种存在,既单纯又复杂,是一个魔术师打开的箱子,具有某种传奇色彩。其实,我是想把我的一些想法,把那些我熟悉的,不熟悉的,想象的,装进这个箱子。或许,有一定程度的隐喻和寓言,但是,现实社会不也一直在呈现这些吗?

文学在我身上首先体现出自我性,我想表达的正是我想的全自动石油干洗机
,我体验的。通过小说,或许能够不断把自己的更多侧面连缀起来,它是我,也是我存在的那个世界。

(:丹微)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