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白池

2018-09-15 10:37:13

(一)

乔德明今年面临中考,全家人都很着急,但是他本人倒很悠闲自得,既然他这么洒脱,不如我们也洒脱一下,叫他乔吧。

(二)

乔在小学时学习很好,上了初中看了很多的书,懂了很多的道理,知道了国外的教学方式,就忽然发现学习没有动力了。

刘英是他的语文老师,跟他妈是从小的闺蜜,看不惯经常说他几句,可是乔从小看了很多古书,曰来曰去把刘英曰糊涂了。乔懂得一个很重要的道理,那就是语文老师看的课外书看能还没自己多。

“乔德明,你不能不学习啊,我知道你聪明,但是你不学有什么用!”

刘英实在是拿他没辙,撇开面子冲他大喊。

“拜托你不要那么激动,我上学是我的权利和义务,权利和义务本来就是互相矛盾的,我可以将它们视为等分量的,你这样冲我大喊,明显是在义务上加压。”

乔无所谓的说道,然后转过身不顾正在气头上的刘英走了。

“乔德明,你是不是又气你们语文老师了!”

乔母看着餐桌上悠闲的乔,忍不住把自己手中的报纸甩了乔一身。

“你不想学就下来干活,要么就滚蛋!”

乔父一般不怎么发火,但是对于自己不争气的儿子,他也是十分恼火和无奈,被乔母一煽风点火压抑的怒气全部爆发。

“你可是老师的孩子啊,你学习不好让妈怎么出去见人啊。”

乔母生来脸皮薄,每次考试完了听同事们说自己的孩子又考了基部第几就想找个地藏起来,可是那些同事眼都尖的很,必须要找她说一说,炫耀一下,就好像自己做了什么伟事一样,事后还要贬一贬别人,抬高一下自己。

“你孩子考了多少名啊?”

“还没问呢……”

(三)

乔很理解自己的父母,当然只停留在理解层面上。这世上理解并不代表接受,就好像你理解那些残疾儿童很可怜,但是你不接受他们的乞讨是一样的。

乔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手机打电话给了胖子。

“喂,胖子。”

“喂,不好好学习打电话给我干嘛。”

“我想让你领我出去玩几天。”

“你不是快要考试了吗?”

“你答应不答应?”

“好吧,明天8点火车南站。”

“好。”

(四)

清晨的市区空气还是说得过去的,乔偷偷从家里出来,拿了些生活必需品几张红色钞票。

“喂,油条怎么卖的?”

乔来到小摊前,问向一个满身油渍的老大爷。

老大爷抬头看了一眼乔,说,五块两根。

“大爷你不能坑我啊,就你这油条五块两根?”

乔难以置信的问道。

“爱买不买。”

“不买。”

就在乔转身欲走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个年轻人,头发火红,一看就是个混混。

“怎么了,老头子?”

年轻人问向老大爷,后者在他耳边低于了几句。

“哟,你别走。”

年轻人一把拽住乔。

“你干嘛?”

“你小子不尊重老人啊。”

“……”

“放下一百块,我放你走。”

“凭什么?”

“凭这个。”

年轻人的拳头在乔眼前晃了几下,然后从他口袋里抽出一张红色钞票递给老大爷。

“你这是讹诈!”

年轻人没理他,自顾自的跨上了摩托车。

“你要是有意见,可以去报警,你要不想麻烦警方,可以直接一点,冲着我来,只有没本事的人才会站在原地乱嚷嚷。”

年轻人发动了引擎,慢慢离去。

(五)

“你知道吗,要是我是你,我肯定不会逃出来,上学多好啊。”

胖子点了一支烟,边吸边教育着乔。胖子从初中就辍学,小小年纪就在社会待了好多年,没有一技之长,只能做个小混混,他爸妈倒也不管他,因为他都不知道自己爸妈是谁。

“那你为什么不回去上学?”

乔有些无奈反驳了一句。

胖子叹了口气,朝着乔吹了一口烟,说:

“有些事,你一但做错,你就只能将错就错。”

“呵呵,那我们这是要去哪?”

“去东川,那边好玩的多。”

“哦。”

乔去书店买了一本书,开始漫长的车程。

到了东川以后,乔发现这里并不繁华,火车站脏的跟破烂厂一样,感觉自己被骗了,而且胖子还要乔住在比火车站还脏的旅馆里。

“不能换个地方?”

“这里便宜。”

胖子好像住惯了一样,丝毫没有在意房间的脏乱。

“宾馆都是有钱人住的地方,你没钱,我没钱,大家都现实一点,我们最基本的任务就是先填饱肚子,然后活下去。”

胖子躺在床上翻了翻身,给乔留出一小块空地。

“这里离市区有多远?”

“坐车一个小时就到了。”

“……”

(六)

次日,胖子和乔早早地来到了车站,坐车前往市区。

“我一个朋友也要来,待会一块去见他。”

“哦。”

乔觉得自己完全丧失自理能力,人生地不熟,只能乖乖跟着胖子走。

“你说你父母肯定在到处找你,说不定都报警了,要是找到了,我是不是要落个拐骗的罪名啊,还是有父母好啊。”

乔撇过头不理胖子,他知道后者一直很没心没肺,但是…。。

“到站了。”

胖子拽着乔下了车,来到了一家小餐馆门口。

“你不用吃饭也这么抠吧?”

“我是来找人的。”

“哦。”

乔看了一眼胖子,眼神中略带讽刺。

“喂,你总算来了。”

一个身材高大年轻人从小店里走出来,看了一眼胖子,又在乔身上停住了目光。

“是你啊。”

(八)

乔很吃惊地看着年轻人。

“怎么是你?”

那标志的红头发,俨然就是上午讹诈自己100块钱的小混混。

“原来你是胖子的朋友,那天的事对不起啊。”

年轻人朝乔笑了笑,丝毫没有歉意。

“你们认识啊,那正好,我下午要去一个地方,你带他玩玩。”

说完胖子就丢下乔自己走向车站。

“先进来吃顿饭吧。”

年轻人进了小餐馆,乔在后面无奈地叹了口气,也跟着走了进去。

他们一人点了一碗面,坐在偏僻的角落里。

“我叫周铭,你可以叫我周。”

“我叫乔德明。”

“你不上学了?”

“上啊。”

“那你怎么……”

“说来话长。”

“听我一句,不要想些别的,还是上学好,趁早会学校吧。”

周语气深沉的教训着乔。

“我不想跟你说什么道理。小孩子做事才守道理,大人只看钞票,你既然没有一技之长,就不要上社会了。”

“你有吗?”

“我,我当然没有,好人不能做,坏人不敢做,一辈子没出息。”

周自嘲的笑了笑,低下头吃面。

(九)

乔发现周比胖子可靠多了,一下子就把自己领到繁华的商业区来,城市的中心地带与城市的边缘地带完全就是两个世界。

包边松紧带
金属制品制造图片
晟大翠海明珠120-140㎡户型图-珠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