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

鹤舞月明 第五八四章 不一样

2019年12月31日 栏目:生活

鹤舞月明 第五八四章 不一样第五八四章不一样“就算是凝聚真元,也应该在丹田里进行,跑到头dǐng上干什么,这不是吓唬人吗!养魂木又

鹤舞月明 第五八四章 不一样

第五八四章不一样

“就算是凝聚真元,也应该在丹田里进行,跑到头dǐng上干什么,这不是吓唬人吗!养魂木又出来凑什么热闹?它不是一直老老实实的呆在金丹中挺好的吗?他就是和人家不一样,麻烦死了!怪不得慕容老骂他,就没有一天让人省心。”

在自己的仙府之中,当然用不着林飞凤费心护法,胡乱琢磨了半天,林飞凤也没想出个合理的説法,不由的摇摇头,对凤如山修炼中无穷无尽的麻烦,很是恨铁不成钢,心中却又有几分隐隐的骄傲。

凤如山修炼虽然不靠谱,却凭着自己的摸索,以一个散修的出身,修炼春风化雨诀这样的上古功法,也没有被那些dǐng级宗门号称天才的家伙拉下多少,林飞凤,很为凤如山感到自豪,自然,她不会説出来。

关于结婴,三人平时凑在一起,不知道研究了多少次,凤如山的情况,林飞凤更是清清楚楚,但眼前的情形,未免太过诡异,她的心里充满了十万个为什么。可惜,现在不是“审问”凤如山的好时机。

……

和人家不一样的,并不仅仅是凤如山一个,对此感到麻烦的,林飞凤也不是孤家寡人,柳莺莺对朱玉北的“和人家不一样”,也感到很头疼。

“倩儿,去给老爷倒杯酒。朱玉北,我们拼死拼活打下的银盆岛,你为什么要让给夏家。就算是文素晨不在,我不走南山岛,也能给你运来足够的物资,以你的鬼心眼,还能守不住一个小小的银盆岛?……”

躺在朱玉北的身边,柳莺莺满脸潮红未退,余韵未消,全身大汗淋漓,她也懒得去擦,仍然忿忿不平的唠叨不休,不过声音中浓浓的疲惫之意,却丝毫无法掩饰。

“倩儿,给莺莺按摩一下。莺莺,你别生气,银盆岛交给夏家,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

柳莺莺随运送物资的船队亲赴银盆岛,小别胜新婚,朱玉北自然要尽心尽力的“抚慰”一场,但柳莺莺的疲惫,是骨子里的,这种内心的疲惫,显然不是靠几次酣畅淋漓的“运动”能完全消除的。

他已经尽力了。

朱玉北一反常态,主动放弃麓山岛,全力袭占银盆岛,和他“与人无害”的名声大相径庭,效果出奇的好,木难儿攻取橘洲岛正急,银盆岛上本来就人手不够,加之出其不意,措手不及之下,银盆岛几乎没做什么像样的抵抗,就被碧水门占领,连岛上的防御阵法也大都完好无缺。

银盆岛易守难攻,岛上储存了大量的战备物资,朱玉北一diǎn也不小气,摆出一副誓与银盆岛共存亡的架势,将仓库中的各种材料拿将出来,开出令人眼红的条件,命令手下抓紧抢修阵法。

在岐山境各大宗门之中,碧水门的阵法水平本来就是屈一指,门下弟子,阵法师数量也是最多的,即使不是阵法师,近朱者赤,对阵法的造诣,相对也要比其他宗门弟子普遍高出一块。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碧水门勇夫不多,勇妇却是不少,朱玉北不惜血本,虽然物资的消耗令柳倩这个经手人心疼不已,朱玉北却克服立足未稳的种种困难,dǐng住了木难儿疯狂的反扑,将银盆岛牢牢地抓在手里。

随着时间的推移,银盆岛的防御越来越稳固,木难儿也知道急切之间再难攻占银盆岛,不得不和朱玉北打起了消耗战。一边尽力维持对银盆岛的压力,一边在外围绞杀碧水门向银盆岛运送物资的船队。

“哼,要是你坚持不让,我们柳家和欧阳家虽小,夏家也不敢明摆着欺负人,我看你就是,哼!”

柳莺莺虽然不算特别聪明,有些事还是不会犯错误,蓝娇蓉的事,大家心知肚明即可,挑明了,对所有的人都没有好处。而且她也模模糊糊的知道,这件事和蓝娇蓉,关系不是很大。不过朱玉北九死一生的攻下银盆岛,现在却拱手让给夏家,她心里当然不舒服。

她也是因为听説了这个消息,才专门从白沙岛赶来银盆岛,当面和朱玉北“理论”一番。

“是啊,有夫人在白沙岛调度,老爷坐镇银盆岛,慢慢会有越来越多的同门赶来银盆岛,现在银盆岛是宗门在无涯海形势最好的,大家都在看着,老爷,太可惜了。”

柳倩只是柳莺莺的侍女,本来以柳倩的身份,不应该在这种事上多嘴,但现在她刚刚见识了两人最原始的激情,中间自然免不了搭把手,加之又是给柳莺莺帮帮腔,也不算太过逾份。

朱玉北和柳莺莺快一年没有见面了,这一年整个白沙岛区域跌宕起伏,风大浪高,柳莺莺对朱玉北的牵挂之情,可谓一日三惊,再次聚,柳莺莺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也不避讳柳倩,直至累的小脚趾也动不了方才休息一下,抽空和朱玉北谈谈正事。

他们是老夫老妻了,其中的缠绵之状,当然不是初识男女的柳倩所能想象,她在一边看得心惊肉跳,口干舌燥,面红耳赤的帮柳莺莺“放松”,却仍然还是忍不住説道。

守住银盆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碧水门历来女修众多,素以防守绵密见长,守住总比攻下来简单些。

朱玉北的奇袭,看上去轻而易举,毫不费力,但中间到底花了多少心血,经过了怎样的彷徨,柳倩最是清楚不过。

无涯海一直是岐山四境开拓疆域的重diǎn方向,碧水门由于女修众多,气质上天然缺乏一种悍不畏死的铁血豪气,历史上的成绩,一直算不得突出,现在又被阴山牵涉了一大块精力,表现更是差强人意。

事实上,碧水门就是因为在无涯海和其他dǐng级宗门的竞争中处于下风,才另辟蹊径,将宗门经略的重diǎn稍稍倾向于界河通道的探索。

当然,碧水门也不会完全放弃无涯海,在无涯海最前沿,碧水门现在共有四个中型岛屿,都和之前的白沙岛差不多,形势算不上太美妙,整体上处于防守态势。

朱玉北袭占银盆岛,虽然银盆岛处于守势,但整个白沙岛区域,却和晓日宗攻守之势逆转,完全占据了主动。不用説,朱玉北本人,一时也成了碧水门的明星级人物。

“呵呵,倩儿,这一阵子你也辛苦了,你现在结丹前的灵石不用愁了吧。我在银盆岛,莺莺太累了,等夏雪宜过来,我带你们两个在无涯海转转,放松一下,过几天轻松的日子,无涯海,是个好地方啊。”

这等劣势下的悍然突击,一举扭转颓势,颇具个人传奇色彩,在碧水门尤其少见,朱玉北因此声名鹊起,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碧水门也不例外,对朱玉北的崛起,也免不了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银盆岛,碧水门肯定是要守住的,朱玉北驻守银盆岛,碧水门也肯定是要支持的,但具体如何支持,这中间的轻重缓急,如何拿捏,自然还要下面的人手去操办,决不是石落老祖亲自赐给朱玉北一葫芦灵酒能完全解决的。

而具体的经办人,却是各家族的都有,有柳家、欧阳家的“老朋友”,自然也有看朱玉北不大顺眼的“新朋友”。

由于晓日宗的拦截,从白沙岛运往银盆岛的物资,损失率高得惊人,但为了守住银盆岛,碧水门毫不吝啬,对柳莺莺的要求几乎算得上是有求必应,不过即使有宗门的全力支持,里面也有大量的协调工作要柳莺莺去做。

守不守得住银盆岛,对别人来説,只是一场胜负,对柳莺莺来説,还是朱玉北的生死,她当然要求白沙岛的后勤保障尽善尽美,花费的心血,平白增加了何止十倍。

柳莺莺对此,固然是无怨无悔,不过其中的辛苦,却是谁都看得见。

她平时的人缘,并不是太好。

轻松占领银盆岛,朱玉北声望大涨,在银盆岛上説一不二,从白沙岛运来的物资放,具体的事务,就由柳倩在管。银盆岛上物资的进、出都在自己人手里,其中肯定有些门道,不过朱玉北懒的去想,也不想去管,他知道柳莺莺和柳倩都不傻,不会做出损害银盆岛的防御这一根本所在的蠢事,至于其间的一些小小的个人爱好,呵呵,两个女人心情好了,他生活的幸福指数,也会随着水涨船高不是。

“老爷,我听説上次的战利品中,有几件是老爷和夫人结婴用得上的,不过夏雪宜要来银盆岛的消息,已经在私下里流传开来,倩儿再想帮夫人、老爷换到手,就要费diǎn周折,没这么方便了。”

柳倩半是心疼,半是表功的説道。

“呵呵,倩儿,天底下的好东西,是拿不完的,差不多就行了,做人要懂得放手。无涯海就是一个无穷无尽的宝库,过两天我们自己去找。”

柳倩新承雨露不久,犹如一朵刚刚绽放的鲜花,娇艳欲滴,她在旁边看的久了,声音都要滴出水来,朱玉北听着,不由身下又有了反应,看着柳莺莺意犹未尽的样子,忍不住轻轻叹息一声。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口碑怎样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评价
贵州治癫痫的医院
深圳白癜风治好费用
郑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